世界牙科技术



ONLINE SERVICES
客服热线
请点击企业QQ咨询

欢迎咨询订阅《世界牙科技术》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0
首页 > 专家论坛
牛衍生羟基磷灰石及合成羟基磷灰石/β-磷酸三钙用于下颌磨牙II类根分叉病变治疗的临床及影像学评估(伊朗)
前往购买本期杂志,或者关注微信公众号:
idpc1997
,索取全文

作者:
Mohammad Reza Karimi 助理教授
Saeed Sadat Mansouri 副教授
伊朗伊斯兰阿扎德大学牙科学院牙周病学系

Zahra Abdolkarimpour
伊朗牙科医生

通讯作者:
Mohammad Reza Karimi
r.karimi@dorsunteb.com

特邀翻译:师晓蕊

背景及目的:以往已有一些研究对骨替代移植物进行了比较。本研究的目的是对OSTEON™(一种新型骨材料)和Bio-Oss®(牛衍生羟基磷灰石)治疗人类下颌磨牙II类根分叉病变的效果进行临床评估。

材料和方法:11名患者(10名女性和1名男性,年龄范围27-59岁;平均年龄45.5± 11.8岁)至少有22颗下颌磨牙II类颊侧或舌侧根分叉病变,使用OSTEON™(作为病例组)或Bio-Oss®(作为对照组)进行治疗。每个缺陷病变被随机分配到病例组或对照组。进行软、硬组织临床参数记录,包括菌斑指数(PI)、牙龈指数(GI)、根分叉区牙龈退缩(GR)、探诊深度(PD)、临床附着水平(CAL)、分别在基线和手术后六个月记录缺损的水平深度(HDD)及垂直深度(VDD)。所获得数据使用t检验或Wilcoxon检验进行分析。

结果:两种治疗都观察到相似的愈合结果。结果显示探诊深度显著减少(病例组:0.77 mm,对照组:0.84 mm),HDD减少(病例组:0.51 mm和对照组:0.8 mm),Pl减少。在所有软组织和硬组织参数方面,各组之间没有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

结论:本研究结果表明,使用OSTEON™作为骨移植材料治疗下颌磨牙II类根分叉病变,可以获得与Bio-Oss®相同的效果。

关键词:Bio-Oss®,根分叉缺陷,OSTEON™,再生


引言

中度至晚期根分叉病变的管理是牙周治疗的主要挑战之一。根分叉受累的磨牙是最常见的缺失牙位,II 类根分叉病变作为一个常见的临床问题,困扰临床医生多年。学者们已经提出并尝试了多种非手术和手术疗法来解决该问题。最近,使用骨移植物和/或GTR技术对根分叉病变的再生影响已有一些相关评估。

据报道,Bio-Oss®(牛衍生羟基磷灰石)具生物相容性,且由于其骨传导特性和再生能力,似乎可以促进骨缺损的愈合。OSTEON™是一种新型异体骨材料,可大量生产,无需供体部位。Bio-Oss®和OSTEON™具有相似的羟基磷灰石基质,但来源不同。OSTEON™由70%的HA组成,涂有30%的β-三磷酸钙。许多研究表明,植入后羟基磷灰石的再吸收太低而无法达到最佳效果。另一方面,β-三磷酸钙陶瓷的再吸收速度太快,不适合骨附着。为了实现材料的最佳再吸收速率,研究主要集中在由HA和TCP组成的双相磷酸钙陶瓷上。6

尽管如此,在常规使用前仍需对这种材料促进牙周再生的效果进行临床评估,特别是II类根分叉病变中。本研究的目的是比较使用Bio-Oss®(盖氏公司,瑞士)或OSTEON™(Genoss公司,韩国)进行下颌磨牙II类根分叉病变治疗后,其软硬组织变化及缺损水平向及垂直向的再生情况。


材料和方法

11名患者(10名女性和1名男性,年龄范围为27-59岁;平均年龄为45.5 ± 11.8岁)被纳入这项随机分颌对照研究。这些患者在下磨牙中至少有两个可比较的II类根分叉病变并转诊至德黑兰阿扎德大学牙科学院牙周科治疗。选择患者时考虑了以下标准:

• 纳入标准:下颌磨牙根分叉病变探诊深度至少4-5 mm,水平探诊深度至少3 mm;

• 排除标准:全身性疾病患者、怀孕、哺乳、服用任何影响牙周组织的药物、对研究中使用的材料过敏、磨牙牙髓病变或接受过根管治疗。

解释治疗两个阶段程序后获得知情同意。

所有患者均接受口腔卫生指导、全口洁治和根面平整治疗,必要时进行咬合调整。在基线完成初始治疗阶段后,所有受试者都需要在治疗的手术阶段之前达到至少25%的菌斑控制水平(O'Leary指数)。

在研究模型上制作个性化的丙烯酸𬌗面支架(图1)。支架在颊侧或舌侧区域突出。在支架上用裂钻制备一个垂直凹槽,对齐根分叉病变中间位点,作为一个固定的参考点在此处进行测量,以保证探诊部位和角度的可重复性。此外,为了标准化和控制放射线检查图像尺寸,在丙烯酸支架中增加了两个突起。

1 拷贝.png

图1:带凹槽的丙烯酸𬌗面支架。
临床测量是由一名检查者完成,测量前需要重复使用William探针与数字卡尺进行校准,精确需达到0.01 mm。检查者和患者不知道所进行治疗的类型。为了进行测量程序,探针上安装根管锉上使用的硅橡胶止动片,并调整至与支架边缘接触。

在基线和手术后6个月分别测量以下参数:

• 菌斑指数(PI)(Silness & Loe)

• 牙龈指数(GI)(Loe & Silness)

• 牙龈退缩(GR)从CEJ到牙龈边缘

• 探诊深度(PD)

• 临床附着水平(CAL):从手术支架下缘到牙周袋底

• 水平缺损深度(HDD):牙周探针从分叉入口水平穿透,通过与牙根的颊面或舌面相切的另一个探针调整橡胶止动片来标记(图2)。

• 垂直缺损深度(VDD):支架下缘到骨缺损底部的距离(图3)。

• 此外,为了确保支架就位与基线测量一致,记录了测试位点支架下边缘到釉牙骨质界(CEJ)的距离。

2 拷贝.png

图2:水平缺损深度(HDD)。

3 拷贝.png

图3:垂直缺损深度(VDD)。

选取牙齿的手术过程包括利多卡因(1:80000肾上腺素)局部麻醉、沟内切口、翻全厚瓣并去除肉芽组织。手动和超声方式对牙根表面进行刮治及根面平整。将250 mg四环素溶解在2 ml生理盐水中,涂布进行1分钟根面处理(图4)。然后通过掷硬币将病变随机分配到一个治疗组:1组:Bio-Oss®作为对照组;2组:OSTEON™作为实验组。

4 拷贝.png

图4:使用四环素进行根面处理。

骨替代材料与生理盐水混合并放置在根分叉区(图5),冠向复位全厚瓣并用4-0丝线悬吊缝合,确保没有根分叉入口暴露(图6)。阿莫西林500 mg每日三次服用1周,0.2%洗必泰漱口每日2次,持续7至10天,7天后拆线。其它部位(如存在)采用相同的方式处理。

5 拷贝.png

图5a和b:准备材料并放置在根分叉区。

6 拷贝.png

图6:缝合。
患者每隔1个月和3个月复查,进行菌斑控制并检查是否存在任何不良组织反应。6个月后,由同一检查者重复测量所有参数。术前和术后6个月采用平行投照技术拍摄X光片。

使用统计软件(SPSS 12.0版)进行统计分析以比较每组内的基线值和6个月值,并比较OSTEON™和Bio-Oss®两组之间的结果。通过单样本Kolmogorov-Smirnov检验确定正态和非正态分布后,正态样本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比较组内差异,配对样本t检验比较组间差异;非正态样本采用Wilcoxon的符号秩检验进行组内分析,Mann-Whitney检验进行组间分析。


结果

实验组及对照组患者依从性良好,愈合期都很顺利,没有感染或并发症等不良事件发生。基线分析显示,两组之间对于所评估的任何变量均不存在显著差异。

对于所有患者,菌斑指数从基线到术后6个月均表现为下降。然而,对照组和病例组的牙龈指数下降没有统计学意义(表1)。

表1:Bio-Oss®和OSTEON™组基线及术后6个月的菌斑指数(PI)和牙龈指数(GI)均值。

b1 拷贝.png

基线探诊骨水平测量(骨探查测量)和骨水平测量(手术入口测量)的比较(图7、8)揭示了两种方法获得的根分叉病变水平和垂直缺损深度之间存在有统计学意义的回归关系,Bio-Oss®组VDD的β= 0.75和OSTEON™组中VDD的β= 0.85,HDD的β= 0.65(表2)。

7 拷贝.png

图7:术中VDD测量。 

8 拷贝.png

图8:术中HDD测量。

表2:基线探诊骨水平测量和手术骨水平测量值的比较。

b2 拷贝.png

Bio-Oss®组和OSTEON™组术后6个月软硬组织参数的变化见表3。两组在术后6个月间的比较显示无统计学差异(表4)。
表3:OSTEON™和Bio-Oss®组术后6个月软硬组织结果比较。

b3 拷贝.png

表4:术后6个月实验组与对照组治疗结果比较。

b4 拷贝.png


讨论

本研究结果表明,仅使用OSTEON™或Bio-Oss®治疗下颌磨牙II类根分叉病变具有一些积极作用,但仅限于探诊深度和HDD减少。此外,两组的术后评估表明PI显著降低,两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这一结果可能归因于口腔卫生指导和患者良好的依从性。由于尝试将翻瓣冠向复位并覆盖根分叉,两组牙龈退缩的变化均不显著。然而,似乎CAL再获得的不利结果是由于松弛并抬起骨膜造成的。

两组中水平缺损硬组织均有明显填充,两组之间无显著差异。这与Cury等人报道的结果一致,即根分叉缺损水平向上的改善更大,可认为是再生治疗后的理想结果。

在本研究中,Bio-Oss®组探诊深度减少了0.84 mm,HDD减少了0.8 mm,这与之前比较Bio-Oss®和Bio-Oss® / Bio-Gide®研究中的Bio-Oss®组结果一致,但小于后者2.10 mm的探诊深度减少和2.20 mm的HDD减少。这可能归因于两项研究中参数之间的基线差异。此外,这与另一项比较翻瓣清创术和MBA(矿化人同种异体移植物)及MBA + GTR 的研究结果一致,其中骨移植组及GTR +骨移植组的HDD减少了1.1 mm,优于OFD组0.2 mm的结果。不过,后者不是一个裂口研究。

同样,在OSTEON™组中,探诊深度减少了0.77 mm,HDD减少了0.51 mm,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另一方面,在垂直缺损填充中,本研究的结果不如先前报道的那样有利。总之,骨缺损类型(水平与垂直)的差异可能会调节和改变修复反应。

在本研究中,术后牙龈退缩较少,无统计学差异,这与Reddy等人的结果一致,与Simonpietri-C等人的结果相反;后者比较GTR + ABB(牛源性无机骨)和单独GTR。牙龈退缩表现特别是在组合应用组中更加明显,这可能归因于膜的使用和暴露,增加了微生物的滞留继而可能危及再生反应。此外,这可能有助于解释垂直向临床附着水平并无显著增加和GTR组骨高度的少量损失。然而,Simonpietri-C等人研究中所反映出的在HDD减少上的更好结果,特别是在GTR + ABB组中的结果,也可归因于膜的积极作用。

本研究结果相较于Meyel等人报道的应用釉质基质衍生物(EMD)或盖膜治疗颊侧 II 类根分叉病变的结果,在减少袋深度方面有更好的表现。似乎在一些参数上只使用骨移植物比EMD或单独GTR更加有效。

尽管手术进入是评估硬组织变化的最准确方法,但它可能会导致患者不适,并可能对再生组织造成一些损害。因此,学者们越来越多地应用探诊骨水平测量,并认为其能够可靠地评估硬组织变化。在本研究中,探诊骨水平测量(骨探查测量)和开放骨水平测量(手术入口)在基线显示两个测量值之间有统计学意义的回归关系,Bio-Oss®组中HDD的β= 0.75,OSTEON™组中VDD的β= 0.85,HDD的β= 0.65。

尽管本研究同时治疗了颊侧和舌侧缺损,但在PI和GI以及第一、第二磨牙的缺损位置方面没有观察到差异,这与Mardam-Bey等人的结果相反,与Bowers等人和Tsao等人2的相似。

在本研究中,只有三名患者是吸烟者。然而,他们良好的口腔卫生可能会阻止吸烟对治疗结果产生影响。


结论

综上所述,本研究结果显示,在治疗下颌II类根分叉病变时,OSTEON™与Bio-Oss®可以获得的相似的临床结果。对临床和骨变化指标的评估表明,使用OSTEON™可以获得与Bio-Oss®相似的再生效果。


相关阅读
 通过计算机辅助设计外科导板和即刻临时修复体完成种植体支持的聚甲基丙烯酸甲酯一体式全牙列重建修复—— 一年随访病例报告(意)
 𬌗学系列 | 计算机辅助髁道斜度测量的信度(德)
前往购买本期杂志,或者关注微信公众号:
idpc1997
,索取全文


全部评论(0)


暂无评论

E-Mail:
请输入邮箱